12

September

2012

廢棄礦山修復舊賬誰來還?

發布時間:2012/9/12 11:06:19742次

據中國環境報報道:

土地開發價值不高,資金難以籌集 廢棄礦山修復舊賬誰來還?

  礦山在促進整個社會經濟發展和基礎設施建設過程中發揮了重要作用,但同時也給環境、生態和景觀帶來了一系列的危害和問題。

  許多廢棄的礦山暴露在城市中成為一個個“傷疤”。

  礦山的生態環境恢復已成為社會普遍關注的問題之一。

  

  礦區生態修復亟待開展

  礦產開發使生態系統變得更加脆弱,生物多樣性減少、生態逆向演替嚴重。

  在礦區進行生態修復,是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后的必然趨勢

  6月中旬,廣東一個礦山修復項目的簽約儀式吸引了媒體和土壤修復領域專家的關注。

  韶關市環保局、科學技術局聯合環境保護部華南環境科學研究所、中山大學,與廣東省大寶山礦業有限公司簽約成立了“廣東省大寶山及周邊地區土壤環境污染修復聯合平臺”。

  

  “這一項目的亮點是要對危害當地生態環境和居民健康的大寶山礦區實行生態修復。將礦山開采過程中對土地造成的破壞,通過覆蓋土壤、添加營養物質、去除有害物質等技術手段進行修復,還要恢復礦區周邊的植被和濕地系統,調整地區產業結構,實現整個區域的生態恢復。”中國科學院生態環境研究中心副研究員黃錦樓表示。

  

  對于礦區來說,開采會對生態、環境、土地利用等造成多方面的負面影響,引發一系列生態環境問題,如地表植被退化、沙塵暴、土地荒漠化、水源地污染等。

  

  據不完全統計,我國因采礦損毀土地累計4萬平方公里,而且正以每年330公里~470公里的速度遞增。

  因采空或超采地下水引起地面沉降、塌陷、滑坡、地裂縫及泥石流等地質災害達千余處。

  這些都嚴重破壞了土地生態系統,造成土地資源的損失,加劇了人地矛盾。

  

  “但是,選擇什么樣的修復方式,不能憑空而定。礦山修復的模式、方法及手段,因修復后的土地利用方向及服務功能有所不同。”中國礦業大學(北京)土地復墾與生態重建研究所肖武表示。

  

  比如,在山區林場或者荒山進行的采礦活動,由于人類活動較少,往往更注重生態修復;在東部平原地區進行的開采,由于對土地(特別是耕地)的迫切需求,修復的方向以復墾出來土地為主。

  

  “礦產開發使生態系統變得更加脆弱,生物多樣性減少、生態逆向演替嚴重。”黃錦樓說:“但是總體來看,我國的生態修復工作還遠未展開,礦山修復還存在很多問題。”

  目前,我國進行的礦區生態環境修復工作,多注重修復數量,缺乏對修復質量的重視;修復示范及探索性工作做得比較多,單項技術應用較多,從系統尺度修復較少。

  

  “提倡在礦區進行生態修復,是經濟發展到一定階段后的必然趨勢。我們必須改變以往重開發輕保護、重建設輕恢復的狀況,改變不合理的資源開發利用方式,加快立法速度,避免對生態環境造成更大的破壞。”肖武說。

  

  礦區需要多渠道籌集修復資金

  應參照國外相關法律經驗,明確礦區生態環境問題的“舊賬”和“新賬”,使責權利進一步明晰

  據了解,礦山修復的資金目前主要來源包括礦山企業自籌資金以及國家投資修復資金。

  其中國家投資修復資金來源包括各類保證金、綠色礦山建設、國家礦山公園等。

  

  “礦區的土地開發價值不高,所以商業模式跟城市中具有開發價值的工業污染場地不一樣。礦區修復資金需要更多渠道來籌集。”黃錦樓表示。

  

  “礦區修復應基本秉持‘誰污染誰治理’的原則。”

  與農村耕地污染、城市工業污染場地不同的是,礦區污染場地由于有礦區業主,往往能找到相關責任方出資進行治理。

  黃錦樓說:“開采企業必須承擔所開采區域的一部分修復費用。但是若涉及糧食安全及飲用水安全的區域,政府部門要配套相關資金,制定一系列寬松的政策以調動企業進行礦區修復的積極性。如允許企業申請相關低息貸款,引入有開發價值的新產業等。”

  但是由于歷史原因,我國曾處于很長一段的計劃經濟時期,在那段時期開發的礦產,現在已經無法找到相關責任方。

  更重要的是,原來的礦區從利潤到礦產都交給了國家,責任方到底是誰難以厘清。

  

  中國地質調查局副局長王學龍說:“應參照國外相關法律經驗,明確礦區生態環境問題的‘舊賬’和‘新賬’,使責權利進一步明晰。新破壞的生態環境必須由礦山企業進行100%修復,已破壞的‘舊賬’由國家通過適當方式予以解決。”

  王學龍表示,每年中央都會安排一部分資金給地方政府,由地方政府推薦哪些企業來接受這筆資金。

  接受資金的企業進行部分資金的配套,以礦山地質工業項目、農田復墾等形式進行修復。

  修復的過程由國土資源部委托相關部門監督實施,并進行驗收。

  

  在德國,聯邦政府針對新老礦區分別采取相應的解決方法。

  《聯邦礦山法》規定,對于歷史遺留下來的老礦區,聯邦政府專門成立礦山復墾公司從事礦區的生態補償與恢復,所需資金由政府全額撥款,并按聯邦政府占75%、州政府占25%的比例分擔。

  對于新開發礦區,礦區業主必須對礦區開發造成的生態損害進行補償與復墾提出具體措施,這也是礦區開展項目審批的先決條件。

  具體措施包括預留企業年利潤3%的生態補償與復墾專項資金,對因開礦占用的森林、草地實行等面積異地恢復等。

  

  綠色開采體現以防為主理念

  生態系統在破壞后,很難恢復到原來的狀態。

  綠色開采體現從源頭制止破壞的理念,是目前業界興起的一種生態保護的創新

  生態保護,必須從源頭抓起。

  邊破壞邊治理,甚至破壞后再治理的方式,并不是解決礦山環境問題一勞永逸的方法。

  但是,礦產是經濟賴以生存的重要資源,不能不開采。

  那么,如何減少礦產開發引發的環境問題?礦產生態修復難度幾何?

  黃錦樓強調:“修復最好以防為主。因為一般的生態系統在破壞后,很難恢復到原來的狀態。生態系統有個閾值原理,當外界對系統的干擾超過了閾值后,就很難恢復。”

  從源頭制止破壞,就是目前業界興起的一種生態保護的創新理念,即綠色開采。

  

  所謂綠色開采,就是綜合考慮資源效率與環境影響的現代開采模式,遵循循環經濟中綠色工業的原則,形成一種與環境協調一致的,努力去實現低開采、高利用、低排放的開采技術。

  

  這是由中國礦業大學教授高鳴在2003年提出的,其目標是使礦山開采過程中資源開發效率最高,對生態環境影響最小,并使企業經濟效益與社會效益協調優化。

  

  但是,對于綠色開采的推廣,業界人士也充滿擔憂。

  肖武表示,實行綠色開采后增加了開采成本,對正常生產也可能會造成影響。

  目前實行綠色開采的礦山主要以試點為主。

  黃錦樓說:“綠色開采的確以防為主,雖然綠色開采本身會增加開采成本,很減少了企業后期地面治理的資金投入。”

  據相關人士透露,以煤礦為例,煤礦區企業一旦實行綠色開采,必須增加設備,加大投入,每噸煤礦的開采成本將增加100元~200元。

  但也有人對此表示樂觀:“增加的100元~200元,只是個別煤礦或者地區開采增加的成本。

  在不同礦區,增加的成本是不一樣的。

  當然,綠色開采后,比如使用了充填開采后,地面的沉陷情況會大大減少,用于地面治理的資金投入也會極大的減少。”

<上一頁1 下一頁 >
体育彩票31选7 甘肃快3基本走势图开奖走势图 百度 上海十一选五手机版 山东十一选五预测 腾讯分分彩全天开奖 五分彩有胆码吗 北京pk赛车app下载 安徽体彩票十一选五 投配宝配资 股票融资优缺点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综合走势图 彩票app官方 广西十一选五线上购买 内蒙古快3走势图彩经网 pc蛋蛋单双大小技巧 手机时时彩自动挂机软 炒股最惨者真实的故事2018